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文化大家 > 文化名人

 

 

冰心(1900年10月5日—1999年2月28日),原名谢婉莹,取“一片冰心在玉壶”之意,近现代伟大的诗人、作家、翻译家、儿童文学家。福建长乐人,出生于福州一个海军军官家庭,被称为“世纪老人”。

 

今天是冰心老人的祭日,让我们读读她的几首小诗,看看她的故事,来纪念她的那些岁月。

 

 
1.诗歌
 

 

 

纸 船——寄母亲

 

我从不肯妄弃了一张纸

总是留着、留着,

叠成一只一只很小的船儿,

从舟上抛下在海里。

有的被天风吹卷到舟中的窗里,

有的被海浪打湿,

沾在船头上。

我仍是不灰心地每天叠着,

总希望有一只能流到我要它到的地方去。

母亲,

倘若你梦中看见一只很小的白船儿,

不要惊讶它无端入梦。

这是你至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,

万水千山,

求它载着她的爱和悲哀归去。

 

 

 

雨后

 

嫩绿的树梢闪着金光,

广场上成了一片海洋!

水里一群赤脚的孩子,

快乐得好像神仙一样。


小哥哥使劲地踩着水,

把水花儿溅起多高。

他喊:“妹,小心,滑!”

说着自己就滑了一交!


他拍拍水淋淋的泥裤子,

嘴里说:“糟糕——糟糕!”

而他通红欢喜的脸上,

却发射出兴奋和骄傲。


小妹妹撅着两条短粗的小辫,

紧紧地跟在这泥裤子后面,

她咬着唇儿,

提着裙儿,

轻轻地小心地跑,

心里却希望自己

也摔这么痛快的一跤

 

 

 

《繁星》节选

 

繁星闪烁着……

深蓝的太空 

何曾听得见它们对话?

沉默中 

微光里 

它们深深的互相颂赞了。

 

《春水》节选

 

春水!

又是一年了 

还这般的微微吹动。

可以再照个影儿么?

春水温静的答谢我说:

“我的朋友!

我从来没留下一个影子 

不但对你是如此。”

 

 

2.教育
 
 

 

“爱”与“立”的教育观

 

冰心老人一生非常爱孩子爱学生,她的《小桔灯》、《寄小读者》等都是为孩子们写的。冰心家过去几乎是学生的天地,有新学生,也有老学生,学生有什么伤心事、高兴事都愿意找冰心倾诉。现在每逢节日或冰心老人的生日,屋里就会堆满学生们送的鲜花。

 

 

吴青是冰心老人最小的女儿,从小吴青一直和妈妈冰心在一起生活,受到冰心的教诲最多。吴青回忆说,妈妈对她做人最有影响的就是教育她们从小要讲真话。吴青回忆起小时候,有一次她偷拿家里的点心吃,妈妈发现后问她,她开始不承认,结果挨了一顿打。母亲对她说:“你想吃点心可以找大人要,但不能偷,更不能撒谎。”吴青说:“妈妈最反对说谎话。她经常教育我们‘做错了事不要紧,要敢于承认错误,这样反倒不挨打,挨打是因为不讲真话’。妈妈更不准我们说半句脏话。”吴青印象最深的就是妈妈对她们说脏话、假话有一种独特的惩罚办法:用肥皂水洗嘴,还要喝奎宁水。

 

 

冰心老人有一句名言:“有女万事足”,号召女性要自强自立。吴青小时候非常淘气,她看电影里的飞行员跳伞的镜头后,回家便拿了一把伞,到外边站在很高的地方张开伞往下跳,结果磕破了腿,流了很多血。她回家后以为妈妈会打,可谁知妈妈见状并没生气,只是给她讲了一些跳伞的道理,让她知道雨伞和飞行员的伞不一样。她们小时候经常听妈妈说:“你们虽然是女孩子,但要有独立性,不能依附于别人。”这些话对她和姐姐的幼小心灵触动很大,姐妹俩从小就养成自立、自强、自尊、自爱的品质。

 

3.爱情

 
 
 

 

 

阴差阳错初相识

 

1923年8月,冰心只身登上满载留美学子的“约克逊”号。船上,她误把吴文藻当成学长的弟弟吴卓,他们倚在船栏上看海闲谈。他问:“你读过拜伦和雪莱的书?”冰心一脸惘然:“一本也没有。”他那句“你是学文学的,这些书你都没有看过。这次到美国,你要多读一些书,否则算是白来了。”深深地刺痛了她,那时她已出版诗集《繁星》和小说集《超人》,是小有名气的作家。在燕大,出身名门、才貌俱佳的她身边不乏追求者。

 

 

互通书信情愫生

 

到波士顿威尔斯大学后,她一下就收到许多来信,唯独吴文藻只寄了一张简短的明信片。有趣的是冰心反其道而行,写信的人她回了明信片,写明信片的人她却回了信。他很意外,漫长的航海之旅,他对这个有思想、品貌端的女子有非常好的印象。他喜欢读书,就买了几本文学书给她寄去。冰心在回信里谈读书体会。一时一久,他就在读后认为重要的地方用红笔划出来,其实那些都是爱情句子。然天有不测风云,到美后不久,冰心因肺支气管扩张复发住进沙穰疗养院。虽然探病的人不断,可心心念念的他却迟迟未来。 圣诞节,他趁假期游纽约,路过波士顿才知她吐血住院后,飞赴病榻,她花容已黯淡,令他心痛不已。在他的安慰与鼓励下,让她驱走了病魔,还创造出很多作品。她的心在美丽的沙穰撒下爱的种子,虽书信往来,她却期望着下一次的相聚。

 

 

心有灵犀定终身

 

不久,冰心参加公演的戏剧《琵琶记》,她把一张入场券寄给吴文藻。一年多来,他知晓她的心意。可他一介穷书生,而冰心系出名门,他便学业忙拒绝了。公演那天,她在台上不停张望,希望他能像自己生病时意外地出现,在几尽绝望之时,她见到了他熟悉的身影…… 那年夏天,冰心到康奈尔大学暑假法语班补习,不期而遇吴文藻,他们四目相对,会心一笑。

 

风景秀美的尤佳湖,滋润了他们的爱情。他拉过她的手:“我们可不可以最亲密地生活在一起,做你的终身伴侣?她脸红透了,心亦快乐无比!她告诉他:“要征得父母亲同意。”分别后,他送一盒印有冰心缩写英文字母的信纸,他天天情书诉说相思。爱情,让她写下生平难得一见面的情诗:躲开相思/披上裘儿/走出灯明人静的屋子/小径里明月相窥/枯枝/在雪地上/又纵横地写遍了相思。

 

第二年7月,冰心回燕京大学任教,他继续读博。他给冰心的父亲写了一封求婚书:爱了一个人,即永久不改变……我誓愿为她努力向上,牺牲一切……恳求您们的垂纳!”冰心父母读到他的真诚与朴实,欣然同意。1929年6月,他们在燕大临湖轩举行婚礼。在燕园60号的小家,他专心学术研究,她相夫教子。

 

 

生活逸趣入诗篇

 

冰心喜欢调侃沉迷学术的吴文藻。他把她的大照片放书桌上。她问:“你是每天看还是作摆设?”他笑着:“天天看!”一天,她把阮玲玉照片换进相框。过了好些天,他也没动静。冰心提醒他时,他才尴尬将照片换了;吴文藻赏花时把“丁香”说成“香丁”,买“萨琪马”时说成“马”,到布店买面料将“双丝葛的夹袍面子”说成“羽毛纱”…… 一次,冰心夫妇宴请梅贻琦等老清华,她将这些事故写成宝塔诗:

香丁

羽毛纱

样样都差

傻姑爷到家

说起来真是笑话。

把一腔怨气发在清华上。

 

梅贻琦笑了笑在后面加两句:冰心女士眼力不佳/书呆子怎配得交际花。

 

 

执子偕老亦同穴

 

“有了爱就有了一切。”这是冰心这位世纪老人的名言,也是她一生所坚持的信念,冰心和吴文藻婚后的生活从容且美满,他们在一起共同度过了50多年的光阴。即使曾经都住过牛棚,但对方存在就足以击倒一切的磨难。他们始终相亲相爱,相敬如宾。都是一样的不服老,不间断地从事着写作和学术研究,他们的晚年可谓丰富、和谐、充实、快乐。1985年9月24日,吴文藻在北京逝世,享年84岁。1999年2月28日,冰心逝世,享年99岁,死后两人骨灰合葬。骨灰盒上并行写着:江阴吴文藻,长乐谢婉莹。生同眠,死同穴,生生世世都要在一起。

 

 

 

 

萧乾曾说:“老年的冰心更勇敢、更辉煌。”是的,玉壶中的冰心总是热的,作家冰心的冰心尤其热。

 

再过上一个世纪,人们也许会淡忘了她的一些作品。但是人类将永远留恋一个叫冰心的人。九十九岁的冰心,走在一九九九年一天的晚上九时,这“九”,不也预示着一种无限吗?

 

 

分享到:
已有 0 条评论
验证码:
相关阅读
    本文暂无相关文章!